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时尚

逆乱战神 第五百零六章 枯坐万年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20:03:54

逆乱战神 第五百零六章 枯坐万年

轮回海在一片时光河流的尽头,无边无际,即便以现在玄琴的修为也无法破妄一切,由此可见轮回海究竟有多么宽广浩瀚。

这里无风起浪,海面汹涌澎湃,每一滴海水都流淌晶莹的仙辉,无比的璀璨,像是屹立在宇宙之中的一片星海。

玄琴站在轮回海边缘,脚下浪花汹涌,他的人如一叶孤舟,过了有一段时间后,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海岛,一座看起来阴森而恐怖的海岛。

玄琴驻足片刻,而后再一次迈开步伐,直接来到了这座海岛上。

草木开的并不是多么茂盛,岩石缝里干燥之极,可是在这个地方竟然偏偏有那么两个人,两个看起来已近中年的男子。

这俩人面对面席地而坐,披散着一头黑发,两个人浑身上下各自都有创伤,鲜血淋漓,看起来像是在进行一场无声无息的对决。

然而令玄琴惊讶的是,这两名中年男子竟然都立足天人境,乃统御浩瀚宇宙的绝代天骄,但此刻他们却盘坐在这个海岛上。

玄琴踱步过去,无声无息站在这两人身边,就在这时,一股浩瀚的天道之力炸开,三人各自冲向了三个方位。

“你终于了回来!”一名看起来更为虚弱中年男子说道。

这人脸色苍白的可怕,那一头黑发已不复昔年的光泽,那是因为他已盘坐在这里无尽岁月,只为守护逝去的万古英灵。

玄琴点了点头,记忆翻开了篇章,他已经知道这名男子是谁,如果皇甫无极是他最为敬重的人之一,这名男子同样也是的,因为这名中年男子是他四叔――独孤御天。

昔年逆乱时空诸雄争霸,为执掌逆乱时空以及诸天万界,大批先天神祗互相残杀,那是一个血流成河的年代,无比的混乱。

在那混乱的年代里,玄琴父亲太皇带领皇甫无极及天帝还有眼前独孤御天,在那个年代杀出无敌名,堪称四大家族巅峰。

也正是因为这些人,为当年的太皇打下无以伦比的丰功伟绩,奠定了一世不朽的家族,留下不少人间佳话。

皇甫无极是躁动不安的,天帝则沉稳些,独孤御天却偏向于中庸,不争名,不夺利,却是孤独了万古。

“记忆恢复了么?”独孤御天轻声问道。

玄琴又点了点头了,“您的伤势…………”

独孤御天摇头道:“我时日无多,对峙了万古,我已油尽灯枯。”

“难道没有办法能帮到您吗?”玄琴声音渐渐在颤抖,沙哑无比。

“没有!”

独孤御天抬起头,眸子射出两束足以击穿古今的眸光,“待我杀了他,再来大哥坟前以死谢罪。”

玄琴眸光又黯淡了不少,片刻之后又道:“王叔也快不行了,以后所有事情都交给我,那些仇,那些怨,都将由我来终结。”

“不要忘记你的承诺,不然我死不瞑目!我去了。”

玄琴默默点头,盘坐在枯草上,凝视着天边的大战,像是这一切都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,然而事情却并非如此。

无论皇甫无极或者独孤御天,他们都是高傲的,都是一方至尊,尊严让他们不允许外人帮忙,毕竟修为到了这般地步。

玄琴无声无息,一动不动的盘坐在地上,宛若一块稳固的磐石。

苍穹上天道之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具有破坏力,这可能是两人已经油尽灯枯,璀璨的天道法则逐渐消弥,已离死亡不远。

没过多久,玄琴忽然站了起来,在这座海岛上徒手挖出了一个大坑,将独孤御天葬了起来,也将另外一名男子也葬了下去。

争了一生,斗了万古,这一世终于不用那么痛苦的活着了。

玄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站起来的来,大概过了三百年吧!他在独孤御天的坟前整整跪了三百年,不曾移动过。

血月轻洒在轮回海,每一片海域都在发光,又是一个完美而伤感的季节。

玄琴找了父亲的古坟,面对着那一口石棺,一切都显得安静而可怕,且十分的陌生,最后他离开了这个地方,也离开了十八层地狱,带着蝶舞跟雪兔也离开蜀山。

这是宇宙边荒中的一座没有生机的残破古星,看不到任何活着的生物,也看不到任何植物,然而玄琴他们却在这里沉寂了下来。

只有蝶舞知道玄琴究竟在想什么。

时光匆匆,岁月一去不复返,转眼间又已经过了一千年,一千年来玄琴身上并没有任何生机,宛若一块风化的雕像。

只不过不一样的是,生命的种子却已经在这片没有任何生机土地上发出了芽,这是不是意味着这颗残破的星辰将会生机勃勃?

这恐怕只有玄琴一个人才知道。

第一个生命诞生于两千年后,那是一个未曾进化的猿人,浑身毛发光亮,通体散发出若有若无仙神之力,成为了这个世界上第一尊神。

沧海桑田,又过了五千年,这段悠长的岁月里,这颗残破的星辰已经拥有数千万生灵,而立身神阶的强者已经达到几百尊

,那个猿人已进化成了人,更是第一尊达到神王的强者。

然而这七千年来玄琴始终不曾动摇,心若磐石,宇宙万物像是都跟着他在沉眠,直到沧桑岁月已过了一万年,他才睁开了眸子。

再看这个残破的星辰时,却已完全物是人非,这个演化成了一颗生命古星,生机浓郁,花开花败连绵百万里。

“返璞归真,生命起因轮回,难道这就是逆天的真谛么?”玄琴轻叹,眸子里满是失望,有些伤感。

这时,一道璀璨的神芒划破了天际,那名强大的神王降临玄琴他们所在的地域,对着玄琴跟蝶舞跪拜了下去,表情万分虔诚。

玄琴缓慢站了起来,内敛了所有契机,带着蝶舞独自踏上了宇宙另外一个方向。

他们身后传来了那名神王响彻寰宇的声音:“感谢创世神赐予我们生命,我族上下必将您奉若神明。”

玄琴已听不见,踏足在一片星河之上,两个人两个背影,越走越远。

天界。

万载岁月蹉跎,苍老了人心,苍老一个轮回。

这一万年来通幽谷所向无敌,有邪尸威慑天界万载,没有一个尊巨头敢对通幽谷发动攻击,而通幽谷的势力已经前所未有的强大,对于另外几大巨头构成了严重的威胁。

反观天帝一方却已经人心涣散,这一万年来天帝一直未曾现身,也没有人见过他,自玄琴万年那次震慑后,他们低调了很多。

赫连文轩于一万年想要迈入天人境,只可惜他却失败了,不仅仅只是他,就连百里问情也同样没有成功,依旧立身皇者绝巅。

萧月青虎一万年来攻城拔寨,为通幽谷打下丰功伟绩,天人境被制约,他们俨然已无敌天上地下,横扫浩瀚天界。

当然,这一万年来也有很多痛苦,星芸跟萧破天战死域外,宋逸葬身神魔战场,易千凡刚迈出皇者境,却遭到了无情镇压,那些跟随通幽谷的老部下大多埋骨域外。

这对如日中天的通幽谷而言,绝对算的上一种打击。

“一万年了,为什么师尊他们还没有重返天界?”

通幽谷一处仙境,温情一脸哀怨,一万年没有见到他们,心里面还是非常想念他们的。

“兄弟,我们也该去那个地方了!”通幽谷人满为患圆桌上,萧月一脸微笑地说道。

青虎点了点头,时机已成熟,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

“需要帮忙不?”赫连文轩恰逢开口,喝了一口水酒。

“不用,这是我们的私事。”

青虎很愉快的拒绝了。“况且你的老对手还在等着你,如果不行那就交给我,让我杀了他。”

赫连文轩沉声道:“这种事情我一向喜欢自己解决。”

青虎耸耸肩,很不客气的把赫连文轩酒壶拿了过来,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后,才将酒壶递给了赫连文轩,可是当他侧身时,他的酒杯已经端在萧月手里。

“你这人就是这么讨厌!”青虎怒斥了几句,不由看向赫连文轩,然而后者已将酒壶交给了玄灵,看你这***怎么偷拿。

百里情忽然道:“西部贺州交给谁?”

“交给我吧!”百里问情漠然开口。

百里情叹了一口气,道:“你真的打算跟他对上?”

百里问情苦笑道:“难道有比我合适的人选吗?”

“有!当然有!”声音从外面传来,一名背弓握剑的年轻人冷冷地站在小木屋外,冷冷的打量着木屋里面的每一个人。

看到这名年轻人,每一个人都震惊了,这人浑身煞气腾腾,宛若包裹着无穷火光,气势极为凶悍,像是一柄无上天剑。

这人极度可怕,就连百里问情都动容了,来人的修为绝对丝毫不弱于他,但他的气势绝对比不上门外的那名年轻人。

然而温情看到这个人却是喜极而泣,那张绝美的脸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门外的人也总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。

“大师兄!”温情再也忍不住悲伤的情绪,跑了过去,跟门外的人拥抱了在一起。

贵州威门药业热淋清颗粒
老年人晚上尿多
宝宝发烧抽搐怎么办
孩子中暑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