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诛天凌九重 第八百七十七章 死亡前的悲歌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0:16

诛天凌九重 第八百七十七章 死亡前的悲歌

场面气氛,瞬时变得悲壮起来。

李逼和任图风强忍着眼里的泪水,咆哮着举刀挥杀

那些被铁链捆住并被套上镣铐的弟子也在这一刻挣扎反抗起来,哪怕没有力气、哪怕被捆住、哪怕身上正在挨着刀剑、哪怕生命气息正在流失……不管如何,都不能坐以待毙,一定要战,光荣的战死,绝不屈服!

哪怕只能用头撞对方一下。

哪怕只能轻轻的推对方一下。

哪怕只能开口痛骂对方一句。

这都值了。

吉忆南看着眼前这一幕幕悲壮的画面,也感到触目惊心。

突然有个血影之城的弟子仰天咆哮道:“血影之城的人,没有孬种!哈哈哈哈!”

“三十年后,我们依旧是条好汉!”

“哈哈哈哈,没想到死也是一件爽快的事。”

“吉忆南,我草你祖宗,来啊,来杀我啊,不杀我你就是孙子!”

“哈哈哈,来来,哥们儿,把我左手也砍了,不砍你就是我孙子。”

“唯一遗憾的是,血影之城刚刚起步就要没落,没能看到它走向辉煌,真是遗憾!不过今天能光荣的战死也不枉走在人世走这一遭。”

也有一些弟子居然不顾不断落在自己身上的刀剑,竟然坐在地上聊起了天。

“唉,我死不足惜,只是可惜了,刚找的女朋友,前不久还写信要来血影之城……不过她还年轻,应该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吧。你知道吗,我特别喜欢看她笑起来的样子,有两个小酒窝,别提多可爱了,每次看到她笑我骨子都会酥。”

“呵呵,你真幸福。我觉得唯一对不起的是我爹娘,两老存了大半辈子的钱给我当路费,送我从遥远的垩极来到血影之城,就是希望有朝一日我能风光。”

这时有个脸上挨了一刀的弟子突然凑过来,笑道:“我倒是没什么遗憾了,前不久把逼哥给的灵石都换成灵票寄给了爹娘,足够他两老用上好长一段时间。”

“哎,话说你老家那个院子里种的桑树咋样了?你说你小时候爱吃桑葚,你爹就给你种了一棵,你却天天跑去树下撒尿,尼玛,结出来的桑葚能吃么?”

“朋友,桑葚是什么东西?”

“你个乡巴佬,桑葚只有垩极才有。”

“嘿,我跟你们说说啊,我老家有一片鱼塘,被我二姐家承包,你们不知道,那里面养的鱼可……呃……肥了。”在寒冷无情的剑刃穿过这名弟子咽喉的时候,他终于努力说完这句话,然后笑着倒了下去,似乎还在炫耀他老家鱼塘里的大肥鱼。

旁边几个弟子满眼泪水,咬着牙关,浑身颤抖,伸手给他把眼睛蒙上。

“呵呵,这家伙,持久力这么差,话都没说完就……呵呵,这傻帽样,还找女朋友呢。”

“哎,你别走得太快啊,我马上来找你,黄泉路上咱们还要做伴呢。”

“就是不知道所谓的黄泉海里有没有鱼,今天没吃好,到时候咱们下去捞几条大肥鱼上来烤着吃咋样?”

“喂,你书读得多,你说孟婆汤到底是苦的还是甜的,可不可以不喝啊?”

“想不喝,那你就得多带点金银财宝下去贿赂才行。”

“……”

此时那些手握屠刀的骑士明明占尽优势,血影之城众弟子对他们而言不过是菜板上的鱼肉,想怎么宰就怎么宰,但却不知为何,这一刻所有骑士皆都气势低下,心中感到无比震惊,觉得血影之城这帮弟子简直就是一群疯子、傻子!

他们的年纪并不大,想来也没经历过太多的事,但是为什么,为什么他们能这样轻松的笑着迎接死亡?

对此也有一些骑士感到十分佩服,但由于立场不同,不能因为佩服就放下自己手中的刀。

那些骑士含着泪水将血影之城的弟子杀掉,唯一能做的,就是给个痛快,而在下刀之前,他们都说了同样的一句话:“你们都是真正的汉子,只愿来生我们不是敌人,而是并肩作战的兄弟!”

陈汇丸在刀光剑影中挣扎,将任莉莉和任图馨推倒在地,然后自己压在她俩身上,替她俩挨着刀剑。

好在他体型比较大,刚好能将任莉莉和任图馨两女娇小的身躯盖住,一边承受着刀剑一边对任莉莉说:“莉莉姐,师父说你做的饭菜很好吃,我好想尝尝,今天早上没吃好,肚子好饿。”

他这一刻,只想着任图影以前对他说的一句话:“一个爷们儿,就要保护身边的人。”

就算是都要死,但也要先死!

李逼和任图风虽然没中蛊毒,但双拳难敌四手,在十几个孛爵的围攻下,不多时两人也是遍体鳞伤,难以再战。

他俩背靠着背,来一个砍一个!每次都能换来更重的伤,但每次脚下都会多出几具死尸。

“值了!”李逼嘶吼道。

“不亏!”任图风大笑一声。

吉忆南站在远处,看着这一切,目光阴沉。

即使局面被他完全掌控在手中,但不知为何,他心里没有半点快意,反而感到很不愉快。

雯瑶淡淡的说道:“以前我爷爷跟我说,行走江湖,快意恩仇,不管是报仇还是报恩,都讲一个快意磊落……阿南,你做的有些过了。”

吉忆南长长的叹息一声,“为什么人与人之间要相互杀戮,为什么世上所有人不能团结一心对抗外族?其实我并不想这样,但是因为仇恨……我不得不这样。”

另一边,李逼终于倒在了血泊中。

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天空,脑海里想到的是凌飘雪,还有那个危在旦夕的孩子。

几把长剑,带着犀利的寒芒,向他胸膛刺来。

那一刻,不知是不是幻觉,他看到天空中有两道光芒飞来。

一股强烈的气息扩散,将附近的骑士皆尽震开。

一道身影笔直的从天空落下,站在练功场中央。

无形的威势,顷刻间遍布全场。

那些还在动手的骑士看到此人立刻停止了动作,心中不禁巨震,孛爵以下的骑士,纷纷双膝跪倒在地。

一片整齐的声音响彻练功场:“参见院长!”

吉忆南和雯瑶连忙上前,单膝跪地。

此刻吉忆南满脸都是震惊和意外,一切的变故他都想过,并且也想过应对一切变故的方法,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吉挡居然会来。

吉挡的脸上还有薄薄的汗水,显然是累的。

以他的修为境界,能累到出汗,说明他来的很急。

吉忆南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后,问道:“父亲,您怎么会来?”

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哪
长沙百佳玛丽亚妇产医院贺梅欢
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到哪
长沙百佳玛丽亚妇产医院江金滔
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在哪的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