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陕西医生贩婴再调查医院违规现象长期存在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1:11:25

陕西医生“贩婴”再调查:医院违规现象长期存在

8月10日下午,村民王艳艳5月29日生下的双胞胎,被警方救回,与父母团聚

8月5日,医生给救回来的小男孩检查身体。他的父母来国峰和董珊珊怀疑儿子被拐卖后报案,富平贩婴案由此被揭开。新京报吴江摄

哄骗家属孩子“养不活”,妇产医生倒卖婴儿——在陕西富平县,很多在妇幼保健院生过孩子的家庭,还在震惊中没缓过神。

调查发现,妇产科副主任张淑侠能把婴儿卖掉,除对家属采取“恐吓战术”,如孩子畸形,农村家庭承担不起治疗费,更重要是医院管理和监管环节纰漏,为非法行为提供了便利,“技术权威”替代了相关规定。而医疗资源紧张、人情关系凸显以及重男轻女等社会土壤,都给张淑侠的行为提供了潜在市场。

8月22日,陕西富平县,妇幼保健院产科病房。来自刘集乡的赵先生在陪妻子,等着生产。

赵先生说,很多亲戚朋友反对到这里生孩子,但他想法不同,“出事后那些坏医生都被换走了。现在政府每天盯着呢。”

富平妇幼保健院之前出了大事。产科医生涉嫌长期贩卖新生儿,引来舆论哗然。

目前警方立案5起侦破两起,找回三个被卖的孩子。8月20日,富平县公安局长宁双喜称,案件还在侦查中。

共有55个家庭报案,其中26起与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相关。她是产科的业务主管领导。

从已发生案例看,产妇由三名助产士帮助分娩

,一名住院大夫和一名二线大夫负责。不该出现在病房的副主任,如何在这样的环境中,将孩子抱出医院卖掉?

相关医护事后都称注意到疑点,但未提出。其中一名张淑侠“挖”来的医生

,有几起报案她都是负责的医生。

多数报案家庭陈述,他们被张淑侠等医护人员建议“放弃治疗”。一般被强调两点,孩子先天疾病很重,“要治你们也负担不起”,或者说“抱回家也养不活”。

此外,一些违规现象长期存在,让张淑侠有了便利途径,例如妇产医生给清洁工“介绍业务”处理夭折婴儿,产科大夫不通知新生儿科医生就越位“确诊”病情等。

调查发现,医院的相关规定,不及“主任”的指示对医护人员有效。国家相关规定在这里的执行情况模糊不清。

技术权威

“她的指示是最高指示”

多名接受采访的医护人员和前员工,都称张淑侠技术好,是妇幼保健院的技术权威

张淑侠是医院的“元老”之一。

据妇幼保健医院已退休领导袁丽(化名)介绍,上世纪80年代妇幼保健院还是个保健站,几间瓦房。到1993年,新任院长路新理决心壮大医院,并从各乡镇医院里挑选优秀医生。

时任副院长的袁丽和另一名外科医生,去流曲镇卫生医院考察妇产科医生张淑侠。

考察发现,中专学历、护士出身的张淑侠经常接生,还学会了剖腹产。

袁丽介绍,约1996年底,张淑侠被调到妇幼保健院,并得到路院长重用。后来,她成为产科主任。

在推行新农合政策之前,各医院搞创收,竞争激烈,甚至有医院打出“全民招病人”口号。

在妇幼保健院,产科作为龙头部门,是医院创收的主要途径。

妇幼保健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院领导称,张淑侠为医院发展做了很大贡献,专业技术也过硬,后来在评选副主任医师时,因张是中专文凭,还专门向卫生部门打了特批报告。

在很多同事眼中,能成为副主任医师,本来就说明是技术权威,中专学历的张淑侠能成为副主任医师,说明她更不简单。

这名领导介绍,许多年轻医生甚至崇拜张淑侠,认为是“医院技术最好的大夫。”

也有一些老医生称,张淑侠其实技术没那么好,只是比较大胆,一些手术上敢冒险,也发生过多次医疗事故。对于这些内容,妇幼保健院负责人未接受采访

曾在妇幼保健院工作过的医生杨芳(化名)称,张淑侠医疗事故率高,但医院考虑她是骨干

,并没处罚她,“这相反保护了她。”

张淑侠2009年时被撤去产科主任职务。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原副院长党庚民介绍,当时医院联系她救治一名大出血产妇,张称不在县城。医院说派车接,结果她关了,“第二天医院把她撤职了”。

到2010年,保健院要创建省级二甲医院,需要一定数量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名额。张淑侠被任命为产科副主任。

外科大夫高文平2009年出任产科主任。高文平曾在接受采访时说,自己主要管行政,“业务上的一切活动,到她那就到头了,她的指示是最高指示。”

产房“规矩”

助产士奉命改记录

“她是主任,我们的最高领导

,她做啥我们也不能干预。”助产士司欣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。

据介绍,妇幼保健院的医生有三个等级,一线医生主管病人的一般治疗,服从二线医生指导;二线医生制订具体治疗方案;三线医生是专家,例如张淑侠。

7月15日,薛镇村村民董珊珊住院时,一线主管大夫张爱丽,二线大夫是董巧丽。

董珊珊是张淑侠的熟人。她的公公来天祥,是张淑侠小学同学。

按值班安排,三名助产士司欣、张玲和王星星,负责董珊珊的分娩。当晚张淑侠到来,并让打催产素。司欣后来对媒体称,她感觉“程序有问题”,但也没提出意见。

当晚张淑侠不断向家属报告“不好的消息”。分娩后,她称孩子尿道畸形,又称孩子奄奄一息。家属乱了方寸,同意交给张“处理”。

警方后来的调查显示,当晚这个男孩便被张以2.16万元交给山西人潘某。张与潘相识于2006年。潘曾因贩卖婴儿被判刑5年。

董珊珊产后次日早上,张淑侠让助产士张玲修改分娩记录。张玲称自己在忙。她后来对媒体称,当时疑惑“接生时并没发现孩子有什么问题”

,她保持了沉默。

另一助产士王星星修改了记录,添加了“畸形”、“尿道下裂”等内容。王星星后来说,对方是领导,“我不可能说不改”。

董珊珊的住院大夫张爱丽后来称,她查房时看到病历上写了家属放弃,注意到“婴儿记录”有明显改动痕迹,也未提出质疑。

原标题:陕西医生“贩婴”再调查:医院违规现象长期存在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国广播

作者:周阳

小程序微商城多少钱
有赞微商城入驻费
小程序做团购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