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明星

炼器狂潮 第八十五章 下等房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22:06:38

炼器狂潮 第八十五章 下等房

p:家里停电了,一直到晚上八点钟,房东才往电卡里充钱,抱歉,让大大们久等了。

论是林风还是秦珂等人,俱是激动比。

他们万里迢迢,从荆门城省,跋山涉水,一路走来,足足用去半月时日,终于到达了这个赵国数百姓心目中的圣地,赵国之都―赵都。

林风、秦珂与唐淼这三个年轻人,皆是第一次来到帝都,初一看到这偌大雄伟的城门,感受着那厚重的历史气息,受到的震撼是与伦比的。这便是赵都,这便是数百姓心中的信仰之地,也是数炼器师、大地武士、大地法师一生中所追逐的立足之地。

只要拥有了在帝都立足之力,那么论去了哪里,都是一顶一的大人物。

马车内所有人都走了下来,十位铁甲战士也跳下马背。

“很震撼吧?”凌长卿笑道。

林风几人点点头。

“我第一次来的时候,也和你们一样。”凌长卿回忆着当初第一次来到帝都时的情形,模糊的记忆慢慢在脑海里浮现,一转眼,已经三十多年了,他脸上带着限唏嘘,“不过待你们在这里呆久了,就会慢慢习惯。”

说罢,他便道:“走吧,一路上慢慢感受这帝都的雄伟。”

然而他的步子刚刚迈出,又停了下来,道:“对了,林先生,秦珂,唐淼,我须得提前告诉你们一下,帝都是禁止任何人骑马的,除非是九阶强者,抑或是六星炼器师。”顿了一下。他似有所指地添了一句,“当然。也有某些特殊的人物例外,比如不世出的天才,抑或对赵国做出过巨大贡献的人物。”

这话,似乎是特意说给林风听的。

只是他这话算是对牛琴了。

迎着他那期待的目光,林风仅仅是淡淡一笑:“呵呵。”

随即,便没了下文。

凌长卿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随即转过头,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在城门处接受检查之后,一行人才进入城池。

进了城池以后,看着那四周雄伟的建筑。看着那宽阔、热闹的大街,几人神情恍惚,如在梦中,受到的震撼丝毫不比方才在外面看到城门时候的震撼少。

四周路人看见他们的样子,却并多少诧异。

对于帝都的百姓而言,这样的情况,他们早已司空见惯。见怪不怪了。

当然,每当看到这样的一幕,他们心里却还是有些暗爽。

天子脚下,一国之都,他们能在这里扎根立命,心里还是十分自豪的!

一路走走停停,直到傍晚。一行人才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。

昭英阁。

一个名字挺雅致的雄伟的阁楼。阁楼位于一个巨大的院落群中央,四周院落群则是被拆除。栽种了一些名贵的花草,以及稀有的风景树,除此之外,还有大量的小石堆积而成的小山,以及以三角状对立的三个小湖。

“到了。”凌长卿停下脚步。

他指着前方,道:“接下来一段时间,这里便是我们的居所。”

他解释道:“这是先皇特意派人修建的一处阁楼,当年,先皇派人修建了这一栋阁楼,特意用来招待青年大师赛中各城省的天才参赛者!其中各类设施,一应俱,样样皆是出自大家之手,为的便是要让众多天才们能够没有任何后顾之忧,尽心竭力投入到青年大师赛中。”

进了外层围墙大院大门之后,一行人便径直走向了阁楼。

阁楼共六层,每一层面积都极大,占地上千个平方,能轻易容纳数百人。

“站住!”

阁楼门口站着两个英武不凡的战士,气势强大,精神抖擞。见凌长卿与林风几人走来,立即挡住几人的去路。

凌长卿拱拱手,道:“在下荆门城省省守凌长卿,负责……”

“让他们进来吧。”里面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。

闻言,那两位战士缓缓移开身体,放行。

“谢谢。”凌长卿道了一声谢,随即领着林风几人走了进去。

进屋后,只见一个老者坐在一张太师椅上,缓缓将手中的茶杯放下,站起身来,微笑道:“凌老弟,别来恙。”

凌长卿笑道:“几年不见,华先生还是这般精神。”

那老者微笑着摆手,道:“老喽老喽。还是你们年轻人精神啊!”

“这几位就是你们荆门城省今年的三位天才?”老者往凌长卿身后打量了一眼,“怎么样,今年是否有点起色了?”

“托老哥的福,今年,应该不差。”凌长卿呵呵一笑,语气颇为自信。

自从得知林风的七阶大地法师的身份以后,他便对林风充满了信心。

老者惊讶了一下,好奇地问道:“可有信心拿到一个总决赛的名额?”

“咳咳……”凌长卿咳了一声,虽然他对林风有信心,但也不能给林风拉仇恨,若是他点头承认,那么今天这话一旦传了出去,林风便将成为众多天才炼器师的公敌,他幽幽道:“老哥你可不厚道啊!”

老者自知理亏,尴尬一笑:“只是好奇罢了,你不说,老哥又不会逼你。”

“其余的城省天才们都到齐了?”凌长卿低声问道。

“都到齐了

,你们是后一批。”老者道:“你们荆门城省本就处于赵国西北之处,离帝都即便不算远,也差不多了,何况,那边的道路颇为坎坷,同样的路程,所花时间久,自然比不得其余城省。”

凌长卿不在意道:“早一点晚一点都一样,只要在比赛开始之前赶到就行了。”

老者奈笑骂道:“你啊,这性子还是这般浮。”

“罢了,你们一路舟车劳顿,老夫也不多打搅。这是你们的房间钥匙,以及你们专用的炼器室钥匙。你们记得要好好保管。”老者将几串钥匙递了过去,“你们的生活起居,以及炼器事宜,有人专门负责,届时若是有任何需要,你们可以找他们。”这番话多的是对林风三人所说,“算了,这些,凌老弟都知道,待会儿凌老弟你一一告知一下他们,老夫便不多说了。”

接过钥匙,凌长卿点头道:“谢谢华先生。”

“去吧。”老者摆摆手。

随即凌长卿便领着林风三人便走进了走廊,沿着走廊走到了末尾,才停下脚步,看了一下受伤的钥匙上标注的号码,对了对数字,然后拿起钥匙,准备开门。

这时,秦珂好奇地问道:“凌大人,这门上的‘下’字是什么意思?”

只见在房间门口上端,刻着一个镀了一层金粉的‘下’字,显得异常扎眼。

凌长卿皱了一下眉头,随即含糊其辞,说了一句:“大概就是房间位于阁楼下层的意思。”他暗暗瞪了秦珂一眼,“别问那么多,专心比赛才是正途。”

“哦。”秦珂低下头,不再说话。

“啊!凌兄!你总算来了!”这时,楼梯口突然走下来一人,看到凌长卿几人,顿时作出一幅惊喜状,“我们已经到达十日,这些天却始终不见凌兄身影,还以为凌兄半路遭遇了敌国高手的截杀,不幸遇害,看来是我多虑了。”

凌长卿眉头深深皱起,眼中闪过一道寒芒:“杜康,你说话注意一点。”

杜康惊愕道:“我是关心凌兄啊,难道有什么不对?”

“哼。”凌长卿冷哼了一声,没有接话。

不过杜康却没有再找他麻烦,而是把目光对准了秦珂,他笑容满面,颇为热情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慈祥和蔼的长者,嘴里也是笑呵呵地道:“刚才听这位小兄弟问门上这个‘小’字是什么意思,对吧?”

秦珂颇为受宠若惊,见凌长卿脸色铁青,也不敢多言,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杜康不以为意,他十分热情地道:“凌兄可能久了没来,忘了这个‘下’字的意思,还是我来解释给你们听吧。”

闻言,凌长卿脸色加难看,大喝一声:“杜康!你别欺人太甚!”

那杜康却是看都没看凌长卿一眼,而是依然笑容满面地看着秦珂,旋即又看了看林风与唐淼二人,笑道:“实际上,这个‘下’字并非代表房间位于阁楼下层的意思,而是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故意停顿了一下,看着凌长卿那要喷火的眼睛,他心里格外爽,然后用着遗憾的语气说道:“而是……下等房的意思。若不信,你们大可去外面打听打听。”

下等房。

这三个字刚一落下,凌长卿几人的表情皆是一变。

林风是皱了一下眉头,秦珂与唐淼二人则是惊愕不已,惊愕过后则是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屈辱感,而那凌长卿则是气得肺都要炸了,双眼瞪着杜康,透着深深的愤怒与恨意,他看着杜康,铁青着脸,道:“杜康,你,太过分了!”

若非此地严禁打斗,他早就拔刀相向,以泄心头只恨了!

“啧啧,别这么大的反应嘛!”杜康笑道:“虽然是下等房,但天下间数炼器师都为了这下等房争破了头颅,你们可别不知足!外面想住进下等房的天才炼器师们,数量之多,可以绕着帝都排一百圈了!你们,应该感到荣幸才对!”未完待续~^~--18225+37553-->

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收费贵吗
北京京城皮肤医院的地址
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收费标准
北京京城皮肤医院详细地址
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收费情况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